当前位置:首页 > 信息动态>最新资讯

最新资讯

吉安网络公司讲解VR将如何影响广告业的发展

吉安网络公司讲解VR将如何影响广告业的发展
尽管VR技术尚在起步,但已迅速获得主流社会的关注。仅去年一年,在Google上,全球与VR相关的搜索量就提高了近四倍。在刚刚结束的戛纳创意节上,VR广告也成为一大亮点。那么,VR将对广告业的发展带来怎样的影响呢?Google提出了几点看法。
VR属于每一个人曾经只有在科幻小说里才能见到的VR,如今已真切地进入了我们的生活中。原因何在?首先,移动设备无处不在且品质优良。一个简单的Google Cardboard就能将智能手机转换成VR头戴设备。Google已售出数百万Cardboard,为大众提供VR体验。第二,Google Cardboard可以让用户看到丰富的内容。目前,YouTube所有视频都已支持在VR播放,这使它成为世界上最庞大的VR内容库。
从通讯方式到休闲娱乐活动,VR技术将有可能改变我们的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。尽管该技术的发展尚处萌芽阶段,但它正在一天天地成长。为此,品牌和创作者都必须开始对VR技术进行了解。

 吉安网络公司讲解VR将如何影响广告业的发展

VR前景广阔电影曾是最具有沉浸感的一种叙事方式。但即便是在质量最佳、分辨率最高的电视机上观看电影,观众也无法身临其境,而VR却可以做到。诸如Jump这样的VR相机就可以在任意地点,从所有角度捕捉完整影像,打造身临其境的体验。这就意味着,在不久的将来,VR技术或许能让每一个人“获得”NBA锦标赛的前排座位,或碧昂丝(Beyoncé)演唱会的前排观众席,以及能够随时“亲临”世界上最美的景观。
VR还可以像一个时间机器。比如,让人们在20年后,通过VR重温那些全球性的重大事件或个人的重要时刻。Google VR团队正在让人们可以通过类似于摄影的方式来收集这些记忆,并让这些记忆可以进行十分生动的回放。
在Google,Cardboard是迈向这个未来的第一步。不久后,Google的VR平台Daydream就将支持更强大的高品质移动体验,与之相配的头戴式设备不仅佩戴舒适,而且价格适中。此外,Google还为VR技术开发了多款移动应用软件,如Google Play、Maps和YouTube。
Cameron Conaway的工作横跨两个领域:一个是获过众多奖项的自由采访记者;另一个是Flow的内容营销经理。Cameron认为记者的精神可以激励营销团队,因此他鼓励更多的营销人为了内容冒更大的风险!

此文为CCO杂志对Cameron的采访,让我们一起看看Cameron是如何身兼双职玩转内容营销的吧。

CCO: 虽然聘请记者创建内容会收获很多好玩的主题,那为什么是聘请记者而不是才华横溢的作家呢?

Cameron: 越来越多的企业都想找训练有素的媒体记者,而实际上,越来越多的记者也想摆脱他们的行业,进入市场品牌的角色。

我理解的内容营销是提供优质的、有价值的内容,这点上记者这个角色原本就已经存在内容营销的DNA了。

此外,他们已经掌握了写作的基本原理:他们知道如何吸引读者,如何在截止日期之前交稿,如何承受编辑部以及外界打击所带来的压力,还有他们知道如何日复一日生产出高质量的内容,而作家在这方面就不如记者了(对于这样的高度赞赏,内内什么话也不想说...)

CCO:你的工作跨越了两个领域:一个是著名的记者,另一个是品牌方面的内容营销工作。是什么促使你想从事这两个职业呢?

Cameron: 实际上我的记者生涯才刚刚开始。我读研究生的时候学习诗歌,而当我2009年以诗歌学位毕业的时候,大家都说经济危机了!

于是我开始教莎士比亚戏剧,后来在大学里教基本写作课。

在2010年年底,对于教育这个行业我已经感到心力交瘁,我和我的妻子搬到了泰国。

当我们搬到那儿几个月之后,我在CNN看到一个60秒的视频,是关于一个男孩被贩卖到清迈做易的。我觉得这60秒的视频剪辑并没有真正表达出正义之道,而诗歌也无法带来直接影响,所以我决定去清迈写一篇关于易的长文章。这才是我新闻生涯的开始。

从那以后,我作为一个自由职业者进入新闻行业,渐渐地,我发现我最感兴趣的故事基本上是来自品牌的。同时我也会跟一些媒体公司进行内容合作,但几乎每个礼拜我都得去追讨稿酬。当我的文章终于发布的时候,出版公司却没有以任何方式进行营销以及推广,这样我觉得自己写的很多故事就被浪费了。

而品牌却恰恰相反:他们准时支付写作者的稿酬,并且在营销方面策划出一系列的方案推广品牌,这正是我的工作所缺失的。

所以自然而然地,我尝试着去摸索这两个行业怎样可以结合起来。此时,我看到Flow有一个空缺的职位是内容营销经理。于是我来到了这里,这是我工作过最好的团队。在Flow,我们会以聊天的形式谈谈未来的工作将是什么样子,所以当我面试新人的时候,就像我在做新闻的时候一样讲故事。

CCO:什么样的记者能够胜任内容营销工作,还是说谁都可以?

Cameron: 寻找你钦佩的并且可以写文章的自由职业者,因为他们也在寻找工作机会。四年前,我的目标也并不是做一名内容营销经理。老实说,对于当时这件事情的发生我是绝望的。我是一个兼职教授并且只能获取相对低的工资,但大多数自由记者都不了解机会是存在于品牌的,而品牌也没有准备好去寻找一个合适的记者。

很多与我交谈过的营销公司正在试图从《纽约时报》和《波士顿环球报》推荐长期兼职记者,这些人中许多都是致力于他们媒体公司的全职记者。但这个方法是行不通的,品牌需要与自由的新闻记者建立连接,或者直接聘用他们。

CCO:为了更好的推行内容营销,品牌需要提供一个什么样的工作环境?

Cameron: 必须有一个自由度非常高的职场环境,同事之间可以时常分享有趣的故事,并且有好奇心去接受一些奇奇怪怪的新点子,愿意尝试去做一些有创意并且冒险的内容,而不是为了让自己处于安全领域,让内容生产者像机器一样工作。

相关产品

相关文章

推荐阅读